您現在位置:網站首頁 > 黨群工作 > 文明建設

      此夜他鄉是故鄉

      發布人:楊浩 來源: 圖片作者:李心陽 文章作者:李心陽 發布日期:2020-09-27 點擊:

      “今年的中秋和國慶連在一起誒!有八天假期,到時可以來個短途旅行!币咔槠陂g,朋友與我約好,可以去云南或是長沙,哪哪都行,天南海北的,就想到處逛逛。我滿口答應,為著久居重慶的膩煩,想著那時肯定是有空,也想一同出去看看。

      現在想來,怕是要爽約了。

      還有幾天就要中秋了,我來京雄也一月有余。平原的夜空總是廣闊,星星零散鋪在黑夜中,眼里看不到盡頭。抬頭看著月亮,就那樣鑲嵌在夜色中,不帶一絲遮掩,從容坦蕩。從前在陽臺上看月亮,總愛抱怨對面鄰居的花草,雜雜嚷嚷,擋住我相機的畫面。而現在,滿目都是夜色,內心卻生出奇怪:不知道鄰居的花草是不是又長高了一點。

      不知重慶的月亮是不是也圓了?

      山川做背景,滿山霓虹燈光混著牛油火鍋撲騰的香氣,江上架著連接兩處山脈的橋梁。嬉笑的人群,滿耳的川語,曲折的小道,濕潤的空氣,記憶中的重慶。

      我分不清北方的東南西北,也分不清重慶的幾座大橋。但每當我想要為人介紹我的家鄉,腦子里竟清晰地蹦出長江大橋橋頭尾的幾座雕像。橋頭開始,橋尾結束。一頭連著南岸,一頭通向渝中。重慶沒有北方那樣多平坦寬闊的大道,兩岸聯系總是靠橋。

      我還記得初中每周日離家上學,從南岸開車到二郎。那座橋每次都堵車,年紀小,念家,每次都把出門時間生生拖到最晚,非要在橋上多挨一會兒,看外面擁擠的車流、車上煩悶的人、爸爸媽媽的輕聲交談,一段不長的路,耽誤半小時時光。

      媽媽心急,總念叨寸金難買寸光陰。我直附和點頭如搗蒜,心滿意足地計算時間,踏著最后一聲上課鈴竄進教室。小時候哪想什么前程似錦,坐在教室都生氣昨晚媽媽沒有做最愛的辣子雞。

      那時,在書里讀到的北方,總是寬闊明亮的。郁達夫說北國之秋,天高色碧,馴鴿的飛聲都清晰。

      確實,這兒的樹都那樣筆直,高高大大的,一列列,像兵。樹葉轉黃,風一吹就下雨般鋪滿地,一腳踩上去很興奮。這里的田野都是滿的,一見就想起奔跑的馬匹、羊群,他們可以撒開了玩。夜晚的風不熱,吹過帶著絲絲涼意與干爽。這樣的秋夜當然也美。月朗風清,也很撩人。

      北方,北方。

      這是我告別習慣的山川河流,跨越1900多公里的距離,來到的地方。

      自古燕趙多慷慨之士,連京雄的月亮也染得壯闊。

      往年中秋故鄉的月亮,又大又圓。而今,我們在燕趙大地修筑通衢大道,站立在傾注了交建筑路人滿腔熱血的京雄高速上,此時的月亮同樣皎潔明亮。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返回首頁 | 集團概況 | 聯系我們 | 版權聲明 | 收藏本站
      版權所有 重慶交通建設(集團)有限責任公司 Copyright @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. 渝ICP備11003003號
      欧美成人电影_久操视频_免费看黄a大片_欧美性色大全_国产三级